豬欄劏房漏風 義工送暖驅寒

◆林福榮坦言月入只有數千元,只能蝸居在豬欄劏房。香港文匯報記者萬霜靈 攝豬欄劏房漏風 義工送暖驅寒◆義工在寒冷天氣下探訪豬欄改作劏房的居民。香港文匯報記者萬霜靈 攝豬欄劏房漏風 義工送暖驅寒◆劏房內的「共享廁所」,沒有沖廁水,也沒有熱水爐。香港文匯報記者萬霜靈 攝豬欄劏房漏風 義工送暖驅寒◆電線已老化,住客在嚴冬下也不敢開暖爐。 香港文匯報記者萬霜靈 攝 老舊電線縱橫 開暖爐會跳掣寒流連日襲港,天文台昨日錄得市區最低氣溫9.4度,創下入冬以來新低溫紀錄,下午還發出霜凍警告,新界部分鄉村地區更是寒風刺骨。居於元朗石埗村以豬欄改建而成的劏房戶卻因鐵皮屋內的電線陳舊,電力不勝負荷,仍不敢開暖爐。北風無情,但人間有愛。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獨家直擊義工團體將冷衫、暖水壺、米粉及餅乾等物資送到該些劏房戶手上,雖不算貴重,但千里而來的心意卻令村民熱淚盈眶,盼望盡快申請到公屋上樓。有村民直言:「哪怕是『凶宅』或簡約公屋也在所不計。」新家園協會總監楊偉坤表示,居於「豬欄劏房」的村民因位處偏遠而缺乏政府支援,期望特區政府不要把該群無助的村民遺忘。◆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禮願香港土地短缺,一屋難求、一房難租,由豬欄改建成的劏房因為租金極便宜,成了基層市民的「最後選擇」。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隨義工團體「愛義同行」一行8人在嚴寒下送暖,當走進元朗洪水橋的石埗村,沿小路而進是一家養狗場,傳出陣陣狗吠聲。20多人「共享廁所」再往內走,會發現十多家以鐵皮和磚塊建成的簡陋屋,儼如小村落。細心一看,不難發現每戶的樓底只有8呎,戶與戶之間並無明顯分界線,只有一道道鏽漬斑斑的鐵門和縱橫交錯的陳舊電線。惟一的共通點,是到處都用磚塊和水泥搭成、大約到大腿高的矮牆。而由豬欄改裝而成的「共享廁所」也沒有熱水爐,住客想沖個熱水涼暖身也是奢求,只能靠煲一壺熱水快手快腳地沖沖身。「這是以前豬隻吃和睡的豬欄,很難想像,現在是20多人的家。」義工團主席李詩琪回想今年3月初次到訪石埗村,直言感覺「好震撼」,「冬天吹起北風時不太覺焗促,夏天一到,豬欄劏房的通風很一般,加上排污渠傳出陣陣異味,衞生情況不比養豬時佳!」李詩琪慨嘆自己只是小義工,無力助村民上樓,只能偶爾送來一點小物資。昨日見氣溫急降,擔心村民不夠寒衣,於是送上禦寒冷衫及一些乾糧充飢。300方呎月租1600元看見義工團成員帶着大包小包的物資到訪,村民都感到十分暖心。任職司機的67歲林福榮不經不覺已居於「豬欄劏房」12年,他回想當年因居住5年的元朗寮屋被遷拆,惟有改為棲身這兒,「雖然知道是豬欄改建而成,但勝在租金夠平,100方呎劏房租金只是800元,近年搬到大一點的300方呎單位,租金也不過1,600元,好抵!」相比從前居於月租3,000元的劏房,他坦言雨季下的「豬欄劏房」會有漏水、滲水和水浸,也因電線無法負荷,夏天一開冷氣會「跳掣」,冬天也無法開暖爐,但能夠住大一點,哪怕每天需要與鄰居共用廁所和廚房,也在所不計。盼上樓無懼住凶宅林福榮現時心中只有一個期盼,就是盡快入住公屋,可惜輪候了4年仍未有消息,「我知政府會將凶宅拿出來作特快公屋供市民申請,但至今未輪到我。其實死過人的屋我也不怕的,拜一拜便無事了,當然如果正式『上樓』前輪候到簡約公屋就更好!」為了解「豬欄劏房戶」的實況,陪同義工團一同送暖的新家園協會總監楊偉坤亦帶同物資到訪,發現住客仍要與十多戶人共用廁所的惡劣環境時,即時有所感觸,坦言不少人一提起劏房,只會想到深水埗,卻甚少留意到有一群人活得比劏房戶更慘,「深水埗至少有街市、商場,但石埗村的居民想買餸,最近也要步行20分鐘去洪水橋商場,希望政府對偏遠村落多一點關心和支援。」民政事務總署昨日已在各區開放共18間臨時避寒中心,會於今天日間寒冷天氣警告仍然生效期間繼續開放。

香港地產新聞網 » 豬欄劏房漏風 義工送暖驅寒
赞(0)

評論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