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迷戀老香江 大手掃唐樓保育

◆Dare愛上香港文化,迷戀老香港,以一己之力保育唐樓。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洋人迷戀老香江 大手掃唐樓保育◆Dare收購唐樓後,加以維護及翻新,並保留一些舊傢具,展現老香港的生活文化。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來自美國紐約的Dare是上環的「地膽」。他日前帶着香港文匯報記者在太平山街到處穿梭遊歷,個個遇見他也熱情地用廣東話夾雜英語溝通,雖然是「雞同鴨講」,但他們心領神會,這份街坊情也是Dare對香港戀戀不捨27年的原因,其間見證這座城市的變與不變,「好多嘢是時移勢易,不得不變,但香港的歷史文化、人情味,以及對不同文化的包容性,始終不變,係香港最可愛的地方,我找不到離開的理由。」迷戀老香港,使他有一個近乎「瘋狂」的大計──收購香港唐樓,迄今羅致約20個唐樓單位作保育,盼下一個25年,下幾代香港人仍能親睹港式唐樓的風采。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廣濟)在港有親人是不少外籍人士定居香港的原因,六旬的Dare是個例外。他不諳廣東話,在港舉目無親,但無阻他融入這個多元城市,每天帶着愛犬流連在上環一帶,帶着「唔鹹唔淡」的美式廣東話與迎面而來的街坊熱情打招呼,打破所有隔閡。採訪當日,天空忽降瓢潑大雨,Dare帶着記者到一間店舖的屋簷下避雨,正在吃飯的店舖老闆馬上出來打招呼。老闆向香港文匯報記者說:「雞同鴨講唔緊要,我哋明白對方講乜就得啦。他和其他來香港的外國人不同,既大方又友善,最重要是他好鍾意這裏。」走過這一圈,記者大概明白Dare對香港戀戀不捨的最大原因。他說:「具體點說,就是人情味,在香港人與人之間的聯結,以及人們與社區和建築之間的關係讓我感到溫暖。」Dare出生在美國,畢業後從事廣告行業,活在石屎森林中喘不過氣,「抬眼望去,全部是密不透風的高樓大廈,所有建築都是千篇一律,沒有生氣。」1995年,當時33歲的Dare決意轉換新環境,機緣巧合下應聘到香港一間廣告公司工作。「剛來香港時,我未想過在這裏定居。」讚港建築獨特 鄰里關係密切最初他也認為,香港與紐約沒多大分別,同樣是高樓大廈林立,人與人之間疏離,但隨着他不斷搬屋,住過北角、元朗、離島等地,他發現香港千變萬化,不同區份有不同社區特色,忙碌的香港人外冷內熱,尤其當他1997年搬到上環太平山街一帶舊區居住,社區鄰里關係密切,「我家附近有一個大牌檔,我同老闆三代人認識25年。這個大牌檔最初由老闆的父母經營,現任老闆當時仍是細路,每年春節我都會給他利是,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他繼承了父親事業,生了兩名兒子,現在我每年都會給他兩名兒子利是。」購逾廿伙單位 盼傳承街坊情突破語言、血緣和種族界限的友誼,令Dare愈來愈愛香港,對香港舊建築更有一種不解的情意結。18年前,他忽發奇想,透過收購上環唐樓進行保育,以一己之力保留與香港文化密不可分的唐樓,讓後世有機會感受老香港情懷。至今,他已先後購入20多個唐樓單位,進行維護及翻新工程後出租予租客。有些唐樓一幢只有10個單位,他卻連買7個成為大業主,確保有關大廈不會被「強拍」重建,「雖然舊,但它們是香港歷史和文化,唐樓的功能性亦體現了這些老建築蘊涵的智慧,在過去的年代,唐樓中很多空間供鄰里之間使用,也正因如此,社區的感情得以維繫,希望再下一個25年,香港人的後代仍能體驗上環獨特的街坊情。」

香港地產新聞網 » 洋人迷戀老香江 大手掃唐樓保育
赞(0)

評論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