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層要置業,需要政策的支持

經歷了修例風波與第五波疫情之後,香港住宅價格仍然能穩得住,對於民間財富的留存也是有積極作用的。現在本港按揭息口實際只是1.5厘左右,而租金回報率是達到2.4厘,通脹水平是1.3%,只要能夠在控制疫情的前提下,幫助香港經濟進一步開放及增長,就很容易可以回復到繁榮健康的經濟結構。

香港基層要置業,需要政策的支持


雖然香港社會富裕,但並不是沒有問題,其中一個深層次矛盾就是財富分配懸殊。以樓市為例,市場已經分裂為二,正在「平行時空」中發展。不單只購買力懸殊,心態、觀念也都不一樣,甚至對不同「族群」來說,天空的顏色亦並不一樣。
兩大族群分別為草根族群和富裕族群。以人均入息中位數字為一個指標,草根族群現在的人均入息中位數字是2.01萬元,大多為25至34歲的全職雇員,即是說草根族群夫婦可以共同追求到的上車物業約為550萬元,只要兩人每月儲蓄三成收入,以3.6年的時間就可以承擔550萬元樓價的首期,並且過到壓力測試。因此,「年輕人買不到樓」這個說法是錯誤的,並干擾了房屋政策去準確部署。
如果湊夠550萬元的首期,年輕人在當下甚至可買到屯門碼頭區及屯門泳池區的物業,這兩個將來有鐵路站(南延綫)的地區。如果認為這個銀碼買不到市區、Dream House或者全新單位的話,用有關的標準去買上車物業,基本是一個相當錯誤的目標。

香港基層要置業,需要政策的支持


當然,買家要非常懂得計劃才能成功,因為購買力是有上限的,當樓價大幅上升,草根族群能追價的空間不大。社會矛盾通常在通脹嚴重時期出現,香港經歷多年波折後其實矛盾已減輕了不少,但大家似乎無視這一現實,並可能再次錯失解決問題的機會。

香港基層要置業,需要政策的支持


另一族群是富裕族群,即是有資產人士及高薪人士(月收入7萬元)的購買力就強得多,因為香港約七成自置物業都是供滿樓,即是說大多數有物業的港人已經進入投資置業的收成期,而憑借購買力可以換樓,譬如全新樓或Dream House,所以可見香港的樓花價格不斷向上。上述兩種不同的購買力就形成了「平行時空」的香港樓市,香港政府訂定政策的時候,應該聚焦一些沒有能力買樓的群體提供幫助,而不是資助有經濟實力的群體,而稀釋了原本真正有需要人士的資源。
在香港,居者有其屋才能讓市民更安心,但基層要置業,還是需要有一定政策的支持。

香港地產新聞網 » 香港基層要置業,需要政策的支持
赞(0)

評論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