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焦點] 取消了公攤面積的香港樓市,民眾的買房壓力真的就能減輕了嗎?

「明明掏了100平方尺的錢,卻住著實際只有70平方尺的房」,市民們對公攤面積的意見可不是一般的大。終於,飽受詬病的公攤面積在今年兩會期間上了提案。
誰知話題沖上熱搜卻引發巨大爭議,真取消了公攤面積,民眾的買樓壓力就能減輕了嗎?民眾買樓就能稍微松上一口氣了嗎?
公攤面積這一概念最先出現在香港,取消公攤是否能夠減輕買房的壓力香港早在十年前就給出了答案。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的住宅樓都是整棟或整層出售,但一些商家發現,能夠接手的客戶有限,市場難以做大。於是開發商決定改將房屋按戶出售,這樣買樓門檻就大大降低了,一時間前來看樓的人絡繹不絕。

[28焦點] 取消了公攤面積的香港樓市,民眾的買房壓力真的就能減輕了嗎?


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門廳、過道、樓梯間、花園這些公共空間的建築成本怎麽算呢?總不能由開發商來承擔吧?
精明的開發商當然不想自己承擔,香檳大廈的開發商想出了一個辦法,讓每位業主對公共部分承擔一部分責任和費用,把成本轉嫁到買樓人士的身上。由此,「公攤面積」的概念就這樣誕生了。
那為什麽現在大家提起公攤面積都把矛頭對準李嘉誠呢?因為將這種做法從香港一些樓棟普及到全中國,李嘉誠確實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28焦點] 取消了公攤面積的香港樓市,民眾的買房壓力真的就能減輕了嗎?


50年代末,李嘉誠開始進軍香港房地產市場,和香檳大廈一樣,李嘉誠在賣樓時發現了同樣的問題,於是他也仿照這種辦法按戶出售,並要求業主承擔公攤面積費用。隨著李嘉誠和他的長江實業在香港樓市地位的不斷提升,影響力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開發商開始紛紛效仿這種做法。到了80年代,長江實業、新鴻基地產等巨頭開始掌控香港地產的「半壁江山」,公攤面積也就在香港成為常規操作了。
乍一聽業主們一起分攤這些面積似乎也合乎常理,可令大家都沒想到的是國際上買房要「公攤」的只有「我們一家」。回過神來的香港人開始發問,「公攤面積」真的合理嗎?
隨著民眾買樓的觀念越來越深,開發商的地位也隨之拔高,有些開發商就開始「飄了」,引發了一系列的問題。得房率40%的醜聞頻頻爆出,香港民眾的質疑聲也越來越大。
於是,2013年1月1日香港開始實行住宅物業銷售新規,要求地產代理在推銷二手住宅時要先行提供物業單位的實用面積信息,然後才可有選擇性地提供相關的建築面積數據。之後頒布的《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將上述規定拓展到了新盤。從此,公攤面積時代在香港正式終結。
新政的實施是眾望所歸,但取消了公攤面積後在香港買房更容易了嗎?

[28焦點] 取消了公攤面積的香港樓市,民眾的買房壓力真的就能減輕了嗎?


首先,公攤面積只是一種計算方式。從開發商的角度來說,無論采用建築面積還是套內面積,房屋的成本和既定的利潤總額不會改變,也就是說購樓者需要付的總房價是不會改變。
以一套建築面積100平方尺,套內面積70平方尺的房屋為例,房屋售價定為350萬港元,如果按照建築面積計算,房屋單價為3.5萬每平尺。取消公攤面積後改為按70㎡出售,開發商為保證利潤不變,會將單價變成5萬港元,房屋總價依然是350萬港元。
總的來說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無論怎麽計算,商家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根據香港2021最新數據,房價最貴的中西區,折算下來均價近24.5萬港元一平方尺;最低的屯門區,均價12.5萬港元一平方尺。去年全年香港樓價漲幅超過4%,平均樓價逼近1173萬港元。
在內地令人咂舌的深圳房價,對比香港可謂是小巫見大巫,香港普通打工人想要購置一套商品房依然是壓力山大。
雖然說,取消公攤面積的確讓房屋銷售更加公開透明,但公攤面積從來不是造成今日民眾買樓難的「罪魁禍首」,要紓解大眾的壓力,恐怕還需要更多真正「治本」的措施。

香港地產新聞網 » [28焦點] 取消了公攤面積的香港樓市,民眾的買房壓力真的就能減輕了嗎?
赞(0)

評論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